法官明断“破损”欠条案

作者:景永利 韦德涛  发布时间:2008-12-17 10:22:25


  核心提示:原告手持一张破损的欠款条要求被告还款;而被告却振振有词:此欠款早已归还,且归还时已经将该欠款条撕毁,现在原告手中的欠款条正是那张已经销毁的欠款条。孰是孰非,难辨仲伯!法官又将如何做出判断?

 法庭上当场模拟“撕条”验证据真伪 法官明断“破损”欠条案  

法官释法:现代法律要求法官审理案件,只有形成了内心确信才能裁定

   看似一起再简单不过的债务案件,原告手持被告亲笔书写的欠款条向法院起诉,可被告拒不认账,原因就在于这张欠款条却是破损的。 被告还振振有词:此条虽然是其写的,但该款早已归还,而且在归还款时已经当场将此条撕毁。现在原告又拿此条起诉,是重复讨账。  

  这张破损的欠款条竟是是否属于“撕毁”成了该案定案的关键。河南省新乡县法院的法官采用当庭模拟“撕条”的办法,最终形成内心确信,确定了事实真伪。

  12月12日,笔者从新乡县法院获悉,该案一审有果,法院判决吕永胜支付原告陈爱平价款4100元及利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生意伙伴为4100元欠款上法庭

   新乡市的陈爱平与吕永胜是在经营建材生意中结成的生意伙伴。期间,吕永胜尚欠陈爱平水泥瓦款4100元。吕永胜给陈出具了欠4100元的欠条。2008年,陈爱平手持该欠条向法院起诉。

       法庭上爆出冷门:此债已销,欠条有假?

   12月9日,河南省新乡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,可是在法庭上,吕永胜对原告的主张当场否认。

   他说:当时还此款时,是在自己家里,而且他是当着原告的面将欠条撕两半,扔到地上了,现陈手中的欠条是她拾起来粘在一起的。

   陈爱平对吕的质证意见予以反驳:欠条上的“开裂”痕迹,是因该欠条保管不善,且数次拿出找被告要账,是自然形成的“裂开”痕迹,而非“撕开”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 法官当庭模拟演示“撕条”验真伪

   双方针对该欠条是否“撕开”针锋相对,争执不休。

   法庭上法官们仔细对该欠条进行了审查:该条有身分证那样大小,条上有几处烂的痕迹,其中他们双方所争执的“开裂”处,位于欠条一侧不足四分之一的地方。合议庭法官认为如果该欠条是“撕毁”的,一般开裂处应在条据的中间部分,而此“开裂处”的位置不符合常理。 法官又进一步询问被告,既然吕永胜称他是在自家屋内撕的欠条,但为何该欠条又如何到了原告手中的呢?对此,吕无言以对。  

    此时,合议庭法官并没有因此就轻易做出判断,为了进一步印证该欠条究竟是否“撕开”的,法官们当庭拿出数张同纸质的纸条,让被告当场做“撕开”演示。结果吕永胜撕了半天也撕不成欠条上的那样子,只好放弃。

    经过质证,法院最终采纳的原告的主张并做出了上述裁判。

 法官释法:现代法律要求法官审理案件,只有形成了内心确信才能裁定

    针对该案有人提出,法官采用当庭模拟演示的办法是否多此一举?对此,该院主管民事审判的副院长任宗英解释到:“现代法律要求法官审理案件,只有形成了内心确信才能裁定。所谓“内心确信”,是指法官内心对于案件事实形成确信,也就是说,法官在审理民事案件中确信程度应当达到 “真实的可能性大于虚假的可能性”的证明标准。而该案中,法官根据庭审质证,被告的说法有悖常理,而且经过庭审中实际模拟“撕条”,进一步印证被告的说法不可靠,从而使官形成内心确信,认定原告主张的事实是真实的。她还说,这也是法官尊重事实,严谨办案的具体体现。

 

第1页  共1页
 

 

关闭窗口